阿奇姆-施泰纳在2012年社会精神会议上的讲话 Thu, Jun 14, 2012

| English   

1972-2012可持续发展:从斯德哥尔摩会议至里约+20峰会的艰辛之路

2012.6.13 巴西圣保罗-

尊敬的巴西总统府秘书长Gilberto Carvalho先生,尊敬的Carlos Lopes先生与Ignacy Sachs先生,尊敬的私营部门与民间组织成员,尊敬的各位代表与敬爱朋友们,

感谢你们邀请我在里约+20峰会前夕出席这次2012年社会精神会议并讲话。

你们希望我能在这具有四十年里程碑意义的时刻,对于我们之前的努力与之后的抱负发表演讲,但是我却不得不说,我们至今还没有实现全球逾190个国家的可持续发展。

1972年,可持续发展还只是一个理论性的挑战。至1992年,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它已明显走向实践-可持续发展理念不再只停留在所谓的 "问答"、"选择"与"契机"的抽象层面,而是以多种更加具体的方式表现在我们生活当中。

我所指的挑战是温室气体排放的增加与气候变化、不可持续消费与自然资源的过度开发-如鱼类资源与淡水资源问题、持续贫困与、国家之间及国家内部不平等的加剧。

尽管现实残酷,但是我们却都尽知,我们生活在一个前所未有的知识、科学、政策、金融与经验极度丰富与发达的时代。而借助这些宝贵资源,我们可以有能力与勇气带领全世界人类走向我们所希望的美好未来,而不是我们现在所面对的严峻未来。

实际上,巴西、孟加拉、德国、加纳、墨西哥、摩洛哥、韩国与卢旺达已经走在了向低碳、资源节约、扩大就业与包容性的绿色经济的转型之路。是的,如果稍加注意,你就会发现改变正在发生。

这个周一,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与新能源财经公司及21世纪可再生能源网络公司(Ren21)共同发布了两份新能源投资与发展趋势的报告。

报告显示,尽管现在许多国家正在发生经济与金融危机,但是在2011年,世界对于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已接近2570亿美元,打破了以往记录。

巴西在可持续乙醇生产领域成果突出。此外,多个企业参与的最近一轮竞标显示巴西很快将能够实现世界上最便宜的电能生产,而这得益于自然风能。

里约+20峰会给予我们的挑战与机遇将促使我们更快更广泛地实现可持续发展-从可持续交通运输领域至生态系统领域的投资与再投资。可持续发展并不是我们现在发展方式可有可无的一种替代选择,而是我们必须实现的一种转变。

尊敬的各位代表,

从斯德哥尔摩会议至里约+20峰会

可持续发展之路的起源我们可以追溯到1972年在瑞士斯德哥尔摩举行的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

那次联合国会议同时通过了建立环境署的决议。

在随后的联合国大会上,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被宣布正式成立。所以今年并不只是里约+20峰会的诞辰,同时也是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40岁生日。

从70年代中期的《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至80年代末期的《关于消耗臭氧层物质的蒙特利尔议定书》,从1992年在里约所制定的关于气候变化、生物多样性与沙漠化问题的协议到21世纪的《关于持久性有机污染物的斯德哥尔摩公约》

以上这些都证明在过去四十年间,应对环境问题的方式已经从宽泛的宏观层面转向了具体的微观层面。

与此同时,我们的科学分析能力也在迅速加强。80年代末,环境署与世界气象组织共同组建了政府间气候变化小组。而最近,我们建立了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一个服务于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利益的机构。

现在依然有协议正在谈判当中,例如汞协议。里约+20峰会后很快将重启汞协议谈判。

所以,过去的40年是紧张而又忙碌的40年,在此期间签署了约500份多边协议。

那么,我们现在的世界就安全了吗?

体制框架-也许比某些人想象的更有意思!!

可悲的是,我们的地球并未摆脱险境。各国政府花费大量时间进行谈判所达成的协议的实施结果却是经常令人失望的。

上周在里约热内卢,我们发布了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全球环境展望5》报告。这是一份关于地球环境的报告。在报告中,我们同时研究分析了全球90个重要协议的实施情况。

报告做出结论,90项重要目标中只有4项取得了显著进步。

他们包括,逐步淘汰消耗臭氧层物质,取消含铅燃料,增加水供应与发展海洋污染研究。

另有40项目标取得了一些进步,其中包括防止森林退化与扩大国家公园数量。

但是另有24项目标几乎停滞不前。其中包括鱼类种群破坏与退化,气候变化与干旱。此外,还有8项目标非但没有进步,反而情况还在继续恶化,这其中包括世界珊瑚礁的保护。

导致上述情况的原因是多样的。

你们有可能认为环境协议是一种"软法律",而不是像贸易协议那样的"硬法律"。

而各国的环境部长亦不像他们的同仁金融部长与贸易部长那般更受重视。

全球环境问题所面临的都是长期性挑战,而我们许多的政治体系与利益攸关方更关注的却是短期的盈利效果。

可持续发展与消除贫困背景下的绿色经济将是里约+20峰会的主题之一,并将被广泛讨论。

但是当你看到这些协议执行情况的数据时,那么你就会意识到里约+20峰会的第二个主题"可持续发展体制框架"的重要性了。

通过此次会议"实现我们所期望的未来的承诺与要求"文件,我发现解决治理问题的关键就是建议出席里约+20峰会的各国首脑共同建立一个可持续发展委员会。

同样,超过100位政府首脑表示支持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升级成为一个世界环境组织。

我指出这点并不是因为作为一个机构的领导,我就可以拥有更多的权利!!

但是作为一位发展专家,我认识到只有解决好环境问题,我们才能实现一个更具包容性、更繁荣与更和谐的未来。

如果在里约+20峰会中环境署的权力得以加强,那么各国环境部长的权力也就可以得到加强,这样已经签订的500份多边环境协议就可以被更彻底地实施。

各位代表们,

过去的四十年是在浪费时间吗?

协议的低效率执行也许给人一种印象,那就是过去四十年的努力是在浪费时间。

我可以感觉到有人这样想。

在二月份举行的环境署理事会中,我们的主题与口号是环境署与绿色经济-40年发展历程。

我认为这四十年就像一个孵化期,期间各国政府与组织制定政策,开发试点项目并且进行不懈努力。所以我们现在才能看到向包容性绿色经济转型的希望。

而那些认为环境对于发展只是边缘问题的落后观点-现在有很多国家持有这种观点,在经过里约+20峰会的验证后,就可以被摒弃了。

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看到21世纪的底线。如果人类再肆意挥霍资源,就会引发如气候变化的危机。而这将有可能破坏掉整个供应链。

对于作为可持续发展组成部分的环境可持续问题感兴趣的企业日渐增多。因为里约地球峰会后,这将是一种更健康的发展方式。

环境署是联合国组成机构之一,也是第一个涉及私营领域之一的机构。其金融行动机构已经发展200多家金融机构作为其合作伙伴。

2005年由环境署与联合国全球契约共同发布的《责任投资原则》已经拥有约1000个合作伙伴,并且旗下管理资产已达300万亿左右。

环境署最近将宣布一项关于保险行业的具有潜力与变革性的新倡议。

环境署倡议的生态系统与生物多样性经济,鼓励各国政府、各地方政府、私营领域-对,就是私营领域,及发展中经济体更多地关注生物多样性流失与生态系统服务问题。

里约+20峰会向那些具有前瞻性的企业提供了良好契机。值此良机,他们将可动员各国首脑,民间团体与地方政府尽快采取行动。

里约+20峰会的建议与成果

那么在里约+20峰会中我们能看到什么呢?能看到那些为所有国家-不论国土大小,不论经济发展快慢-解锁绿色经济的良策?

另有一些支持这两个关键主题的重要事项也需要在峰会中推进。

其中一些旨在修正现有经济体系的瑕疵。如果不采取行动,那么我们就会重蹈历史覆辙。

而另外一些事关前瞻性方向的则更大胆更新鲜。借助于此,各个国家-不管贫穷还是富裕,发达还是落后,都可以在其国家现有经济状况下开展合作。

走出GDP

我的话题将围绕一个新的国际进步指标开始-我相信巴西政府从中受益匪浅,并且关于它有很多的话要说。

我们生活一个痴迷GDP的时代-如果它上升,我们就欣喜;如果它下降,我们就沮丧。

GDP的概念产生于20世纪30年代末。作为一个考量指标,它无法为我们正确反映出人类福祉、包容性进步与可持续发展的状况。因为它将自然资源增减、污染及其它一系列社会问题排除在外了。

在里约+20峰会启动阶段,同样在峰会期间,一系列经过多年斟酌的新指标将会亮相。而通过这些指标,我们将可以获取更直接与更透明的实践、政策与司法分析。

*"包容性财富指标"基于世界银行调整后净储蓄指标而建立。这是一个正在被开发的更具包容性的国家财富指标。它不但包含生产资本、人力资本与自然资本,还包含了重要的生态系统评估。这是联合国建议其成员国运用的一套新的环境与经济核算系统。

更多的国家正在努力将这个新概念运用到现实经济生活中。

出生于印度工作在英国剑桥的Partha DasGupta先生在其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70年代以来,印度每年的GDP增长率为2.96%。但是如果将森林退化等环境成本考虑进来,那其每年的GDP增长只有0.31%。

中国政府与国际专家共同编写的一份关于环境污染对经济成本与人类健康影响的报告评估认为,中国每年空气与水污染所造成健康与非健康成本达到1000亿美元,约占整个国家GDP的5.8%。

*空气污染,特别是在大城市,是导致高肺部疾病率的主要问题,其中包括肺癌、呼吸系统问题。同时也是导致工作与学校高缺席率的主要原因。

*水污染也是导致癌症高发与腹泻,特别是5岁以下儿童腹泻的主要原因。

*水污染进一步造成中国某些地区的水匮乏问题。而解决水匮乏的成本约占GDP的1%。

一份由Deloitte Tousche Tohmatsu先生与世界经济论坛公众制作的报告向我们介绍了真实发展指标(GPI)的概念。这个指标融合了经济与社会因素。

这份报告以美国为例,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GDP都在稳定增长。但是如果以GPI为指标,那么这40年来,美国的经济是停滞不前的。

环境署与联合国大学国际人力发展计划将于里约+20峰会期间发布一份关于包容性财富指数(IWI)的报告。包括巴西在内的一些国家已经在应用此项指数。

如果以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评估,自1990年至2008年,巴西财富增长了34%。

但是以IWI评估,考虑到自然资本的损失,巴西这期间的财富增长仅为3%。

我例举以上的国家并不是个别情况。这些惊人的结果也并不仅限于这些国家。现在一些前瞻性的分析报告正在被起草当中。这些报告将有助于推进新指标的运用以帮助我们加速向可持续未来的转变。

实际上,如果这些新指标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使用,那么现今的许多发达国家就包容性财富与进步而言,可以说是连年严重赤字。

*欧盟努力实施"走出GDP"-2007年11月发布,旨在建立一套更广泛的宏观层面的指标取代GDP,并且提供关于经济增长对于经济基础(总资产储量)影响的信息。

*环境商品与服务业结算方案。经合组织与欧盟统计局正在领先开发一种统计框架以衡量环境商品与服务业状况

*经合组织关于衡量社会进步的提议。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国际资源小组经过研究分析同样证明,环境资源的成本考虑可以大幅度削弱经济增长率。如果不考虑到环境成本而一味追求增长,那么到2050年环境成本将为现在的3倍。

*简言之,目标是将经济增长与福祉与实体增长脱钩,并将这作为实现向绿色经济转型的支持因素。

*向绿色经济转型的显著特点为减少全球生态足迹,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实现承载力比从现今的1.5降低到2050年的1.2 - 比较接近可持续发展1的比值。但是如果仍我们不作为,那么这个比值就将上升到2的水平。

很多人期盼里约+20峰会可以开启制定全球通用指标协议的进程,并且希望在五年内能够让各国实施此项指标。

在巴西圣保罗证券交易制定的《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

政府间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合作协议的协商结果有可能在最后几个星期出炉。

巴西圣保罗证券交易所在此领域的这一开创性工作,或许会是巴西里约+20峰会的另一个焦点问题。

自1992年里约地球峰会后,越来越多的企业将环境、社会与公司治理(ESG)融入到业务与商务模式当中。

彭博调查显示,约四分之一的企业会将上述一些因素与现金流、债务与负债情况 一起罗列在年报中。

同时,伊斯坦布尔、约翰内斯堡、圣保罗与新加坡等证券交易所已经要求他们的企业对ESG做出严肃承诺。

如今,一些国际评级机构与交易所已经在使用专用可持续发展指标,如道琼斯可持续发展指数、FTS4Good指数与纳斯达克全球可持续发展指数。

这种变化是进步的表现,值得欢迎。它可以让养老基金、股东及其他投资者挑选那些注重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因为通过新指标所胜出的公司不但运营良好,能更有效的管理自然资源与减少碳足迹的污染,而且较不容易受到全球化危机的冲击,且能有效抵御声誉风险。

新指标的运用还能帮助政府全面应对挑战-从实现温室气体减排目标至跟踪各工作领域与地理环境工作人员的健康与安全改善状况。

然而这些并不足够。实际上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联盟(拥有2万亿美元资金的养老基金与投资者的联盟,由联合国机构与非政府组织共同管理)表示,现有的自行解决方案已经触及他们的底线。

制定企业可持续发展报告全球政策框架的时机已经成熟。抓住时机发布基本、透明与可比性信息至关重要。这样才能持续向前发展并且帮助较快实现向全球绿色经济的转型。

为何说时机已经成熟?因为第一,中国、丹麦、厄瓜多尔、印度、挪威、新加坡与英国等国家最近已经制定出类似的法律、程序、方针与标准。

对于上述国家的做法,我们表示欢迎。然而标准的分散与差异将会导致效率低下与成本增加。因此呼之欲出的全球统一协议至关重要。

第二,我们已经拥有建立全球框架的必要工具。而这得益于一些国际组织的无私奉献,其中包括环境署发起的全球环境倡议组织、全球契约组织、碳信息披露项目组织与提倡综合报告的国际综合报告理事会。

第三,一份证券交易所调查报告显示,80%的受访者希望看到一份全球可持续发展报告。只有30%的人反对这份报告的出台。

还有许多其它问题需要涉及,其中包括中央与地方政府可持续食物及服务获取。环境署与巴西政府已经在此领域开展合作,努力推动经济向可持续方向发展。并且罗塞夫总统已经就此签署了一项新的法律。

长久以来我们一直面临着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6000亿美元化石燃料的补贴。这种不利于环境的低效能源-也许它曾经有利于贫困人口的生活-是温室气体排放增加的主要原因之一

*最后,我们要谈及的是可持续发展目标问题

我们简单提及一下。

如果它被看作千年发展目标2.0版本的话,那么我们将错失良机。实行不可持续生产与消费的发达国家必须参与到这一目标的制定当中来。

另外,世界民众应当知道,借助最新科学,各国领导可以以一种崭新与创新的方式掌握契机,迎接挑战。

例如一些政府建议较少食物浪费。从整个供应链来讲,这一问题事关全球。比如在发展中国家减少农作物收割损失与减少零售损失,在发达国家减少家庭粮食浪费。

敬爱的代表们,

有些人认为里约+20峰会开不逢时。因为现在许多发达国家在为经济危机伤脑筋,而一些发展迅猛的发展中国家还没有做好准备成为领头羊。

但是,什么时候才是合适的机会呢?

现今世界的多重危机与近代危机的起因都源自于上世纪陈旧且不可持续的经济模式。

里约+20峰会将提供契机,聚集社会各领域人士共同探讨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而这将成为我们对抗消沉与无助的有力武器

最近几天,公众通过他们的思想、言语与行动向各国首脑表达"他们所期望的未来"不应当建立在懦弱、萎缩与退怯的政策上,也不应当建立在过去陋习的延续上。

理想的未来应当是,借助人类创造力与智慧,借助世界自然资源与自然为基础的资源,通过经济投资确保与促进真正世界财富的发展。

里约+20峰会中,各国政府共同制定的政策与计划应当确保这种财富被公平分享,被可持续管理,被多样性发展-即确保每一个人基本发展的权利。这也就是我们所倡导的包容性绿色经济。

这间会议厅的许多人都知道绿色经济,并且知道如何加速与大规模地发展绿色经济。让我们团结起来,在里约+20峰会闭幕前实现这种改变。让我们将世界70亿人口-至2050年的90亿人口-的生活繁荣与进步摆放到国际合作的中心位置,而不要再将它边缘化。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